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为环京美好生活加速 华银城英雄跑4月20日全城开跑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陈俊旭 原标题:“国旗红”,反恐尖兵的生命底色

王占军带领队员们进行实战化训练。帅刚社 摄

狙击手要练就高敌一手、强敌一筹的实力——

据枪、瞄准、击发,5发子弹打出50环。这是我从武警特种警察学院毕业来到“猎鹰突击队”后,第一次100米精度狙击射击的成绩。

当我略带得意地转身望向时任“猎鹰突击队”大队长的米彦广,等待表扬之时,却被毫不客气地“教育”了一番。

“5发50环,在这里只是刚刚起步!”大队长一脸严肃地拿起狙击枪,也打了5发子弹,不但也是50环,而且弹着点面积仅有指甲盖大小。“作为一名国家级反恐突击队队员,没有高敌一手、强敌一筹的实力,就对不起迷彩服上臂的那面国旗!”他说。

艺无止境,天外有天。明白了这个道理,我潜下心来,坚持每天吊水壶练臂力、穿针眼练专注、拣豆子练心理……两年后,经过层层选拔,我拿到了在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举行的第9届世界军警狙击手射击锦标赛的入场券。

这次,我暗下决心,一定要让五星红旗在世界赛场上高高飘扬!

这项比赛的课目设置极其刁钻:237米外,悬挂一个直径仅5厘米的晃动目标,一组两名队员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同时命中才算得分;水雾射击课目中,两台消防车在射手前方80米处向空中喷水,形成的水雾让400多米外的目标若隐若现……

几个课目过后,我们暂列团体第4名,想拿名次,必须要拿下最后的课目“打刀刃”——在30秒内击发一枚子弹,打中60米外的刀刃。刀刃厚度不足1毫米,透过瞄准镜,就像一根拉直的悬丝。

打中了,高举奖杯站上领奖台;没打中,名落孙山登机回国……种种画面轮番在我脑海中切换。

“稳住,要对得起那面国旗!”我狠狠咬了咬嘴唇,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简单调整后,我再次瞄准,扣动扳机。一声枪响过后,子弹被刀刃从正中间劈开,在靶纸上留下两个弹孔。

一弹两孔,满分!现场掌声经久不息。

这次比赛让我深刻认识到,不管是比赛还是实战,都需要技术、心理和意志的全面过硬。技术精湛只是基本要求,综合素质过硬,才能在世界赛场上为祖国争光。

困难压不倒中国军人,我们只会越战越勇——

2012年5月,在风光旖旎的约旦河畔,我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二场国际赛事——第4届“勇士竞赛”国际特种兵比武。参赛队员中,不乏来自美国海军陆战队、德国边防军第九反恐大队、奥地利“眼镜蛇”特种部队等部队的精英。

比赛还没开始,有裁判提出中国选手使用的钢芯弹杀伤力过大,对其他队员有潜在威胁。几经协商,最后,我们不得不换用美方提供的枪械。

“临阵换枪,这还打啥?”对狙击手来说,狙击枪和狙击镜就是自己的命根子,队友一时都有些想法。但这是国际比赛,不管遇到什么难题,都要全力以赴去拼搏。

中国军人要永葆那么一股子血性。当时我只有一个想法,拿出真本领,向其他国家选手证明:困难压不倒中国军人,我们只会越战越勇!

破门、攀登、占领射击位置……在街区突入射击课目中,我方队员们配合默契,动作一气呵成。但是由于对新枪性能不熟悉,我的第一发弹就跑了靶,周围3名队友的成绩也不是很理想,最终我们以20中15的成绩暂居第五。

此时又有外国选手向裁判投诉:中国队员防弹衣太轻,应该追加惩罚时间。一下子,我们的排名被拉到了第八。

“接下来迎难而上,打一场翻身仗。”看着面色有些沉重的队友,我不停鼓励大家。随后,比赛来到难度最大的高塔攀登射击课目,队员们需要连续完成爬坡、攀登、狙击、索降和奔袭等多个环节,还要在800米任意距离上进行大俯角狙击射击。

我按照比赛要求一口气冲上顶端,豆大的汗珠顺着头盔的边角一直滑进护目镜里。为节省时间,我顾不上擦汗,只能边占领射击位置边努力瞪圆了眼睛。

测距、测风速、修正弹道和风偏,砰砰砰……6声枪响后,远处目标应声倒地,索降绳降落到地面,我奋力冲向终点。此时体能已接近极限,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从喉咙蔓延到肺部。

心中有信仰,脚下有力量。冲刺时,在我感到最苦、最累、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我又想起了大队长的那句话——“一定要对得起上臂的国旗!”我咬牙冲过终点,余光瞥见了裁判伸出的大拇指。

那场比赛,我们拿下了这个课目的单项第一。终于,五星红旗在最高领奖台上升起!“中国军人,好样的!”颁奖仪式后,外军选手纷纷向我们祝贺。

为祖国培养更多国际一流狙击尖兵——

“努力成为国际一流水平的反恐特战劲旅,永远做党和人民的忠诚卫士。”2014年4月9日,习主席为“猎鹰突击队”授旗时发出的战斗号令,我始终铭记在心。

2015年6月,第14届世界军警狙击手射击锦标赛,我第5次为国出征。这一次,我带领队员们包揽了全部5个课目的冠军,创造了赛史纪录。

队伍需要传承和接续,年轻的队员们也需要机会去淬炼和成长。归国后,我选择了从赛场退役,向组织申请担任教练。但是,退居幕后并不意味着放弃出征。为祖国培养更多国际一流狙击尖兵,是我给自己定下的新目标。

受这些年参赛的启发,我大胆创新组训施训方法,紧贴实战随机设置狙击条件,不断从难从严培养队伍。数年下来,我先后带出了10名世界冠军,培训反恐骨干数百人。我们的狙击队伍屡次在国际赛事中摘金夺银。

2016年,中国举办首届“锋刃”国际狙击手射击竞赛,吸引了来自白俄罗斯、匈牙利等国家的100余名狙击精英。

设计比赛时,我们不仅融入了精准狙击、运动狙击、潜伏狙击等实战理念,还研究设置了千钧一发、暗箭刀锋、生死对决等12个实战化比赛课目。

侦察判定射击课目中,选手要通过5米长的排水管道,再利用模拟无人机战场监视画面,判断出隐蔽在幕后的半身靶位置,然后进行精准狙击。

“射手看到的画面是从目标靶背面拍摄的,与肉眼视觉正好相反!”匈牙利选手虽然在这个课目中判断错了方向,依然连连称赞中国的特战理念,“我参加过很多射击竞赛,中国举办的比赛是最贴近实战的!”

赛后合影留念时,一些外军选手找到我,表示要把先进的特战理念带回自己国家好好学习研究。那一刻,我抚摸着上臂的那面国旗,心里腾起的自豪感丝毫不亚于在赛场上夺冠。

首页 - https://360xyh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