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戴琳:我希望大连足球更好,但今天赢球方式没多大意思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卢冠光

9月16日晚,自称“男人的衣柜”的海澜之家股份有限公司(简称 海澜之家),公告剥离旗下女装品牌“爱居兔”,共作价3.82亿元,将江阴爱居兔服装有限公司(简称 爱居兔)出售给赵方伟、得合管理(赵方伟持股99%)和海澜投资。本次股权转让的三方,均为海澜之家的关联方。赵方伟在获得爱居兔品牌66%股权的同时,宣布辞去海澜之家董事职务。

公司同时公告拟变更爱居兔研发办公大楼建设项目和爱居兔仓库项目涉及的共计14.34亿元募集资金用于永久补充流动资金。

爱居兔此前曾是海澜之家三大主要品牌之一,创始于2010年,该品牌定位为大众时尚女装品牌。截至2019年上半年爱居兔线下门店数为1241家,仅次于主品牌海澜之家的5449家,除此之外,海澜之家其他品牌共1050家。

和君咨询连锁经营专家文志宏对时间财经表示,爱居兔这个品牌,虽然做了好多年,但是在市场上一直不瘟不火,业绩情况也不是太好。目前对海澜之家是比较大的拖累,此时剥离对于上市公司是更好的选择。纺织服装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则认为,是海澜之家模式在主品牌发展受限的情况下,匆忙开始多品牌运营,仅凭海澜之家的惯性运营女装导致的后果。

值得注意的是,据天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出具的《审计报告》显示,2018年度爱居兔实现营业收入16.98亿元、净利润3.27亿元。2019年1-8月实现营业收入11.48万元、净利润-2536.38万元。此变化可谓飞速变脸。要知道,2019年半年报还显示江阴爱居兔服装有限公司净利润为-299.83万元,仅仅2个月,爱居兔的净利润锐减两千万。

对此,海澜之家董秘办公室回应称,公司以公开数据为准,不做具体阐释。

子品牌业绩变脸

爱居兔自2014年起进行风格及产品线的深度调整,到2018年,爱居兔的营收规模突破10亿元大关,营收占比已从2.5%提升至5.8%左右。

近几年,爱居兔保持了约300家门店/年的扩张速度,其实在2018年,爱居兔还在扩张。海澜之家2018年年报显示,截至当年年末,爱居兔营业面积15.7万平方米,较年初增长17.53%,超过主品牌海澜之家当年营业面积的增长速度7.76%。

2017年更是爱居兔大力扩张的一年,当年海澜之家总门店净增549家,这其中有419家都属于女装品牌爱居兔。爱居兔2017年实现营收8.95亿元,同比增长高达75.46%。2016年,爱居兔的营收同比增长的数据是67.17%。这一速度刷新了人们对海澜之家“男人衣柜”的固有印象。

2019年上半年,爱居兔出现明显的转折。据中信建投证券研报显示,爱居兔系列(含爱居兔KIDS)因消费大环境不佳叠加大众女装竞争激烈,品牌继续面临调整,上半年净关40家店至1241家,收入同降9.79%至5.47亿元。因爱居兔撤店折价促销影响较大,上半年爱居兔毛利率同降16.54个百分点至12.5%。

实际上,我国服装行业的市场格局确实为分散,竞争较为激烈。今年5月份,美国快时尚品牌Forever21宣布暂停运营,其后,其天猫旗舰店与京东旗舰店也相继关闭。曾被奉为教科书的ZARA、H M的经营状况也有所下滑。

但程伟雄表示,关键在于海澜之家现有的模式运营和爱居兔女装的潮流多变难以匹配。众所周知,海澜之家并不做自主设计,而是依靠买手从ODM供应商选款组货,从而节省去大量设计成本。

1-2年库存高企

爱居兔的剥离,或许还与其库存有关。公司2018年年报显示,1-2年不可退货的存货共计提8851.71万元跌价准备,主要为爱居兔品牌和其他连锁品牌计提的跌价准备。

因为爱居兔品牌作为时尚休闲女装,产品时尚性对存货价值影响较大,爱居兔的库存计提减值也更为苛刻。公司对库龄1-2年的爱居兔产品按照成本价的75%计提跌价准备,对库龄2年以上的存货全部计提存货跌价准备。而作为男装品牌的海澜之家,则是库龄处于2年以内的不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库龄2-3年的照成本价的30%作为可变现净值的确定依据,库龄3年以上的产品100%计提存货跌价准备。

为了库存的问题,海澜之家董事长周建平此前还在股东大会上狂怼小股东而“火了一把”。在小股东质疑海澜之家的存货规模及经营模式后,周建平当场回怼称,“没有做足功课就来提问”,这个问题“我已经听得耳朵都起了茧子”,“营收规模没超过海澜之家的,就不配质疑海澜”等。

实际上,2018年海澜之家实现营收190.1亿元,存货高达94.73亿元,较上年末的84.92亿上升11.55%,存货周转天数为286天。财报显示,海澜之家已经连续五年的存货余额占营收比重近一半。同为服装行业的红豆股份存货占营收比约为39%,七匹狼则为16%左右。

程文雄表示,服装企业都有库存,哪怕国际品牌也是如此。库存要区分年限来看,当季库存是很正常的,毕竟为了备货提前采购入仓也是库存。但如果当年库存外,公司每年都有库存,每年库存都在增长,那就是大问题,说明管理存在状况,在商品企划、设计研发、生产供应链、门店运营等出状况了。

海澜之家库存以1年期库存占比为主。2018年公司1年期库存占比有所下降,但占比仍在70%以上。但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公司超过1年的库存有所提升,且1-2年库存增长较大。

对于总体库存量过大的问题,海澜之家方面曾表示,海澜之家的库存计算方式,跟同业其它服装企业有本质区别,同业其它公司的品牌加盟商退换货都是自己解决,只有直营门店是由集团解决。而海澜之家是所有加盟商都由集团承担退换货的库存。

确实,海澜之家的加盟店采取类直营的管理方式,加盟商不需要缴纳加盟费,不承担存货滞销风险,只需承担加盟店经营费用,加盟店由海澜之家负责品牌维护和加盟店具体管理。商品实现最终销售后,加盟店与公司根据协议约定结算公司的营业收入。

但公司没说的是,公司同样将库存向上游供应链施压。海澜之家零售品牌的产品采取直接向供应商采购的形式,采购合作模式包括不可退货模式和可退货模式。海澜之家品牌的采购模式为“可退货为主,不可退货为辅”。可退货模式下,公司产品适销季结束后仍未实现销售的产品,可剪标后退还给供应商,由其承担滞销风险。

初期,该模式帮助海澜之家迅速扩大版图,奠定了海澜之家在服装行业的地位,与供应商签署滞销退货条约也能督促供应商保障产品质量。但是发展至今,这一模式导致品牌没有个性化,当越来越多的品牌开始采用这种模式,海澜之家便失去了原本的竞争力。

营收增长停滞已经是一种信号。2018年,随着业务规模增长,公司营业利润、利润总额和净利润分别为45.55亿元、45.78亿元和34.56亿元,同比分别增长4.47%、4.15%和3.80%;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34.55亿元,同比增加3.78%。

失去增长的魅力后,海澜之家如何锁定加盟商,又用什么绑定需要承担滞销风险的供应商,这是周建平和接班的儿子周立宸需要考虑的问题。(北京时间财经 陈世爱)

(责任编辑:蒋柠潞)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首页 - https://360xyhr.com